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办事指南        文体生活     救助信息查询     上级信息动态     留言板
站内搜索:
 救助站简介
  烟台市救助管理站的前身是始建于1958年的收容所,上世纪70年代改为收容遣送站,2003年8月1日国务院381号令《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颁布后,正式更名为烟台市救助管理站。……


 网上调查

认 亲(山东快书)
 发布时间:2016-5-10 8:38:33 浏览:1392

编写烟台市救助管理站  孙庆炜

有一件事情真奇巧,

你今天不来听不着

这件事,是真事。

说,西南河(烟台市芝罘区)有位小媳妇,

她坐在门口一个劲地哭,

(白)我-----唉、唉。

哎呀——这个小媳妇哭的真让人辛酸

你要问她,为啥哭,

听俺说完就清楚

哭的这人是小凤,

大名叫做王熙凤。

(白)这位朋友说了,这名字起的怎么和《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一个名字。哎,俗话说的好:无巧不成书,

对,就是这个名,

就是这么巧,

这个小凤,

长的是柳叶眉,樱桃口

身材不高也不低,

体重刚好一0七,

你看她--外表年龄像17

实际今年31

什么巩俐、赵薇,章子怡,

还有港姐梁咏琪,

简直没法和她比。

(白),告诉你吧,在做的男爷们

保你看了就眼搀。

闲言碎语暂不表

咱先说说4年前,

这小凤认识了司机王小山

半年就把那事办

这小山外号叫做“小酒仙”

白酒一斤不算完。

说过了年的有一天,

小凤生产到医院,

一会生了个大胖小,

一称体重七斤三。

这下子,

乐坏了小凤和小山。

为给孩子取个名,

到处找人看和算,

最后取名叫小川,

说是家里有座山,

既有鸟来又有川,

将来不愁吃和穿。

(白)这都什么事

春夏秋冬好几年,

小川已经3岁半      

可就是小川他

只会看不说话

两眼瞪着嘴张嘎

小凤小山急了眼

抱起孩子跑医院

大夫说;

“你们二位别跑了,这小孩先天性的是哑巴。”

“啊”这话还没说到底,

就象劈雷炸开天,

他们俩身子一软地上瘫。

小凤嘴里还直埋怨:

“都愿你,都愿你,喝起酒来没有数,

影响了孩子正常的生长和发育----

两个人回到家,

你不说话我不言,

看着孩子直瞪眼,

这个王小山心里暗暗在盘算,

牙缝里挤出来叽里咕噜一句话:

“咱把孩子送走算了”,

“孩他爸你说啥,咱家葡萄有点酸”。

“俺是说,咱的孩子残废了,干脆一就不要了”,

小凤一听急了眼,

王小山那王小山,

这话你能说出口,简直不如狼和狗,

要说这事都愿你,要不咱小川能成这个样?

小凤啊,

你别生气,别上火,

听俺给你说一说,

咱市里有个救助站,

这里面,

生活设施挺全的,

吃住还是免费的,

小川如能到这里,

将来肯定没问题,

咱俩继续齐努力,

明年再生他一个健康带把的。

王小山的这翻话,说的小凤动了心。

她看小川,心里酸,这个孩子真可怜。

不由得两行眼泪往下滚,

她抱起孩子一个劲地亲。

母子情深她欲心不忍,

嘴里连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天,

救助站值班人员是老战,

早晨4点,他忽听到单位大门响两下,

他出了门忙查看

发现门边一男孩,

满脸脏的没法看,

老战忙问这男孩:

(白)“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这小孩,两手比划不说话,

两眼直盯大老战。

老战他,凭着20多年的工作经验来判断

这小孩,有问题,

很可能,有点缺陷被遗弃。

想到此,老战他抱起孩子进屋里,

他一边洗一边擦,孩子一边直哇呀

这老战气的眼泪直叭哒

这孩子的父母真狠心{}

丧尽天理,他简直就不是人.

可又一看  

这小孩,

两眼瞪着直放光

又白又胖怪真可爱{}

看到这,

老战的脸上露微笑

一会泡上鸡蛋面,

一口一口往里喂

好家伙,这孩子一气吃了一大碗。

这时候,上班的同志来到站,

老战及时给领导汇报完,

按照程序,他填好表,备上案,

急忙到处去打探,

火车站,汽车站,晚报、电视做宣传,

三天过后,这小孩还是没人来认领。

老战他,急得走来走去直转转。

这一天的一个上午,

有个女人捏------脚地来到了,

救助站的后窗台,

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小凤, 

她隔着窗往里看,

呀!老战正在抱小川,

用嘴亲着小脸蛋呢。

小凤看到这一幕,

心如刀绞难忍受,

两行眼泪往下流,

不由自主,嘴里叫出了两个字,

(白):“小----川”

老战听到喊小川,转过来,

看到窗外有张脸,

哎,一会咋就不见了,

老战觉得这里有蹊跷,

他放下小孩向外跑,

正好和小凤闯满怀,

呀,啊,对不起,没关系,

小凤双手捂着脸,刚要走,

大老战抬头忙叫喊:

“等等,姑娘,你到这里干什么?

你是小孩的什么人?”

“俺,俺,俺没事,俺也不认识这小孩。”

小凤的话音还没落,

就觉得身后有人拽衣服,

小凤急忙转过身,

(白)呀,俺的娘,

站在眼前的这个小孩,

他不正是俺的小川吗。

小凤的眼泪哗哗流,

小川的手直颤抖,

一步一步往前走。

站在边的大老战,

刚才发生的看在眼。

小凤定神刚要走,

“姑娘,别走,

小川是你的亲骨肉,

忍心仍下你就走,

这样的母亲那里有

情理法律都不容。”

小凤他,听到这,感情的闸门控不住,

转过身,双手紧抱小男孩,

“哇”的一声喊“小---川”。

这场面,太感人,

老战一旁也掉泪。

小凤她,领小川,把泪擦,

面对老战举了个躬,说了话:

“同志啊,都怪俺,稀里糊涂办傻事,

不学习,不懂法,

不是一对好爹妈,

如果不是救助站,

如果不是好心人,

小川可能没今天,

同志啊,你放心,

俺一定,改掉过去坏习惯,

好好生活学法律,

学习你们的好品质,

教育小川应自立,

多为社会做贡献。

说到这里算一段,

想听下回咱再见。(结束)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烟台市救助管理站】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蓁山路168号 邮编:264011
电话:0535-6685126 电子邮件:ytjzz@ytjz.gov.cn 网站浏览次数:228787次 【网站支持:烟台网众